一片鱼鳞

愿贞德姐姐在天堂安好!!!感谢你为法兰西作出的贡献!!!

真·速涂hhhhhh

在草稿纸上摸的淡岛姐姐…旁边的草稿请忽视啊【躺
不加滤镜就会死系列
淡岛姐姐超美啊!!!

摸鱼!一只兽耳chuya!
不管是受受的中也还是攻气满满的中也都超好啊!!!

热恋情侣的日常(误

亚瑟一把把弗朗推到墙上,说到“我问你一个问题。”
弗朗:“爱过。”


















亚瑟:“我做的死扛你吃不吃?吃不吃?很好吃的!”





和同学聊天的时候突然脑洞【躺 有太太能画吗?!(不存在的 这种破梗

在备忘录上速涂的新双黑!虽然size不是对称的qnq而且备忘录画起来好苦【躺
不其实都是借口只是画的丑【躺

无题

无题是因为懒得取名字【躺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啊
*短打一发完结
*轻度ooc有
*除妖师尊和妖怪礼设定
*比较欢脱(?)
*因为妖怪是没有姓氏的所以尊称呼宗像为礼司
(你好烦啊)

夏日祭那天周防尊收养了一个小妖怪,名叫礼司,只有108岁,这已经算是很年轻的妖怪了。尊是个除妖师,准确地来说,他们周防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干这行的。 当时他陪隔壁小妹妹安娜去夏日祭逛,一个人觉得无聊便从闹市走了出来,正巧在河上滩看到了这东西。当时它虚的很,估计是脱水太久了,身体也受了伤。至于为什么他要收养小妖怪,估计他也回答不上来。可能尊其实很善良吧,只是完全体现不出来,所以包括尊自己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相信他自己会收养一个无家可归的妖怪。

从此尊的床就被礼司霸占了。不过尊难得没有发脾气,居然还把它当小娃娃养着。别人猜测他可能是想养娃才捡的小妖怪但我倒认为这是童养媳(划掉划掉划掉)。其实除妖师有式神然后人妖共处一室什么的本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尊发现这玩意根本就当不了他的式神——主要是因为尊不喜欢有式神陪在旁边,烦得要死。再加上咱们礼司同志病弱,根本就不能帮到什么忙,反而是在拖后腿。所以说还是童养媳啊(划掉划掉划掉)估计这被他祖上知道了估计棺材板早就压不住了。

礼司的妖气实在是太干净了,那种清一色的妖气,夹带一点蓝蓝的,如果不好好感受的话估计会和人类的气息混在一块。尊觉得他很喜欢这样的味道。
当然他自己是不会承认的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除妖师一界都在传一个关于龙妖的传闻,说什么,“碰到一种独特的蓝色妖怪,俗称龙妖(据说是因为长得像龙),会有厄运——毕竟龙妖的种族天性与人不和。除妖师都在封印这玩意”。这什么破玩意儿,我还怕它了不成。尊咒骂道。他向房间里走去。躺在床上的礼司气色恢复了许多。尊跟它聊着天,虽然语气强硬到经常会把气氛弄的很尴尬。他聊到了那个神一般的龙妖,他说:“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龙妖这种东西吧?如果有的话,也不至于与人弄的冰火不容。哼。这些菜鸟简直是在瞎扯。”不过他在一个劲地讲话的时候并没有注意礼司的脸色。尊转开了话题,他对它说如果它气色好点了就请它今天晚上赶紧睡到地上。毕竟这是自己的床。它难得地开了口,还带着迷之微笑,意思是它认为尊睡地板比较合适,尊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捡这种不干不净的东西回家还得当祖宗供着。

当天晚上,他再次走进房间,却发现礼司不见了。他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在家里也没感受到什么妖气。那种蓝蓝的清一色的妖气不见了。家旁边的大街上也找过了,哪里都没有。他第一次感到焦急。他觉得自己变得太矫情了。只是一个妖怪而已,伤好了自然会离开咯。

几个月过去了,关于礼司的一点音讯都没有。不过他发现他那祖上留下来的开满花的庭院里有个花瓶里放着一枝花,淡蓝色的花,好看得很。这玩意见了好久了都没枯萎。虽然他对花一点兴趣都没有。这种东西只能说是偶然吧……

一次尊的老友草薙出云来拜访他。同是老本行,草薙同他聊了很多关于除妖师最近的一些事。他谈到了那个龙妖,说起最近有除妖师在河滩发现了龙妖。尊又想到了礼司。他默念着这是一种巧合,但是所有证据都明摆着,礼司就是龙妖一族的。啊。无所谓了,反正礼司对于他只是一个过路客而已。

又是几个月,安娜因为父母出差,被寄宿在尊的家里。安娜在庭院里玩的时候无意发现了那蓝色的花。她拉着尊的一角对他说:“你知道这个花吗?”尊表示一脸无奈毕竟大男人对花这种东西一点都不敏感。“是风信子啊,淡蓝色的风信子,花语是永远的怀念与感谢。”“啊……”“很漂亮啊!”安娜露出了超灿烂的微笑。尊也陪着她笑了笑。花语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意思啊?只是人类无聊赋予给它们的象征而已。“尊,你有帮助过的人吗?”安娜抬起头看着他。“没有。”“这样吗。”不过说是这么说,尊心里不免有些在意。他想到了那位失踪已久的宗像。不过,自己也没有给过他什么帮助吧……

又过了若干年,安娜已经12岁了。又是一个夏日祭。尊又跟着这个小女孩去逛。这是第7次给安娜捞金鱼了。完成了这个任务,他照例往河滩边上走。不过这次,他远远地看到有个人盘坐在河边,是个年轻人吧。走过去时尊感受到了一股蓝色的清香,又是那种味道。他走到年轻人面前。那人抬起头,微笑着说,在下礼司,请多指教。









之后的故事当然是尊把稍微长大了一点妖怪扛回去干了一顿咯。

叶神生快!!!荣耀不散!!!